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漫步

爱是恒久忍耐,爱是永不止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思想自由的我,不喜欢看电视剧,喜欢看书,听老歌,喜欢逛街.长得清秀,美中不足的是有点超重.希望成为你的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美教育比较  

2011-06-29 09:49:40|  分类: 关于素质教育的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3年3月25日

    非常欢迎孙可一先生不远万里赶来与我鸣辨。由于涉及“海归派”,影响不小,确实需要说说清楚,如果拙文有误,也确实应该公开认错,不要误了对海外精英的价值认可。只是,细读之下,发现原来孙先生从根本上误读了拙文。再则,由于涉及中美教育,问题就更大了。

    不少在美国的中国家长将孩子送回中国接受中小学教育,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中小学教育过宽过松,效率不高。笔者以为,若就中小学教育质量与效果而言,从总体上还是中式教育为佳。在时间投入上,我国中小学课内外的学习时间远比美国学生多得多。近年美国教育界也发现他们存在忽视基础教育这一弊端,尤其较之上海学生,无论数学还是英语,美国学生均难望其项背。一位毕业于哈佛和牛津的原《纽约时报》驻北京记者(Nicholas D. Kristof),在他的《中国的觉醒》(China Wakes)中说:“要是哈佛一年级的所有班级全都是从上海来的年轻人,他们很有可能把学生的整体智力水准提高一层。”留美学生普遍认为,除了那些名牌大学研究生以上的课程,美国学校的教育质量绝对不如中国。因此,曾经留美的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认为:“研究生以下都可以在国内读,但博士最好是在外面读。”(参见吴正恭:《中美教育优劣谈》,载《新民晚报》2002711日)

    美国教育不立模式,让孩子从现实生活到内心世界全方位开展自由想象,一开始就鼓励孩子创造。而中国教育则设立样板,一开始就让孩子追求“像不像”。可见,从根本上,中美教育倡导的价值方向就不一致。中式教育重视模仿,中式教育思路是:什么基础都不具备的一张白纸似的孩子,凭什么想象?凭什么创造?又如何开展创造?。美国教育思想因强调创造性,自然不能以模式教育相配套。否则,先定框框预设规范,岂不是与创造性的教育宗旨相悖相反?因此,美国教育无论从逻辑上还是实际操作上,既然确定创新第一,势必舍弃规范。故而,创造精神在美国教育中固然得到强调,然其负面的代价也很大。从根本上,缺乏地基的创造终究受到很大的限制,不可能矗立起金字塔。因此,就本质而言,地基与创新的矛盾,乃是中美教育最深层的根本歧异。

    中国模式教育的缺陷固然有创造性较为薄弱之弊,但它的正面效应却大大超过反面弱弊--基础知识的扎实巩固。因为,模式教育暗含精英教育,一切模式教育自然是以最高水平为典范,即以最高典范绳墨之,精英教育实为必然内涵。古代以《四书五经》为教材,自然包含望圣成贤的期待。模式教育虽因规范化对自由有所限制,对创造有所削弱,但在高标准严要求之下,整体水平还是有所带动。尤其经过刻苦的重复性训练,后天学习到的东西化为本能,并在达到一定高度时升华为难以企及的技能。否则,何以中国学生在欧美多有冒尖?杨振宁在他的一次演讲中比较了中西教育的“各有所长”,但他最后的归结是:“总体讲起来,我觉得中国传统教育方式所训练出来的人还是要占一些便宜。”(参见吴正恭:《中美教育优劣谈》,载《新民晚报》2002711日)

    应该承认,学习毕竟是一项比较艰苦的事儿。能从中得到乐趣,至少须等到稍有积累的中学阶段,不可能一上来就对学习充满兴趣。从幼儿园开始,教育所面对的主要难题还是惰性。中西教育相比,在遏制孩子的惰性方面,中式的高标准严要求相对有效。“玩中学”固然好,可效率终究不如“正规学”。无论如何,天才出于勤奋,投入决定产出,这是铁的规律。精英教育一开始就强调勤奋,大方向总是正确的。尽管中式教育支付了一定的代价,即创造性方面较为弱化,然利弊相权,还是利大于弊,即得到还是大于失去,且其间的幅度还不小。

    从整体教育质量而言,如以京津沪等城市为比较基准点,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还是强于美国。美国在中小学阶段的排名仅为第30位。如果我们能在创造性方面稍稍设法弥补一下,在教育规划上并没有理由妄自菲薄弃中就西。诚然,我们现在高精尖人才不如人家,那是由于反右-文革的历史欠账。一般人才成为需要30年的周期,到底是整整一代人的耽误,那会儿的失误仍需现在还账。新时期以来,特别进入90年代以来,我国教育已大幅度赶上来,尤其高等教育、研究生教育也已具备相当实力。老实说如果不是我们的生源质量过硬,人家西方学校也不会对中国学生特别慈悲,不会法外开恩给你奖学金。实话实说,中美教育最大的差距在于高等教育。由于硬件缺乏,特别是理工类高校,实验室设备的不足,较大地限制了高等教育的质量,特别是硕博阶段的中高级学位教育。1985年以来诺贝尔科学奖学金之所以尽出美国(或主要科技工作在美国完成,有83位),主要是美国对科技硬件的投入与基础投入,因为他们总是资助那些最优秀最杰出的人。此外,再就是美国高校的教育思想。那位闯入华尔街的哈尔滨女生陈磊,以其在美国4年大学亲身经历概括道:“美国中小学基础教育水平远不如我国,可是为什么能产生那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?答案是:美国的大学教育很注意个人能力的培养,善于调动个人学习研究的潜能,给予学生的独立空间非常大。美国大学入学容易毕业难,美国学生往往都学到凌晨四五点钟,甚至通宵。”(参见《中华读书报》2001年9月5日第4版“闯入华尔街的中国女孩谈美国大学教育”)
杨振宁先生认为美国教育强调宽松活,亚洲教育强调窄严僵。前者培养大胆强调自信,但副产品为傲慢;后者培养谦逊与谨慎,但副产品为胆怯,容易养成自卑。美国学生问题多多,中国学生少问甚至不问。美国学生将已有的基础性知识视为标准化生产,不愿多花精力,直接要求提出新的问题。美国法律系的学生习惯于苏格拉底式的对话教学,喜欢以探讨和提出问题为主,注重给孩子表现和表达的能力,即“show and tell”。当然这也有弊端,忽视基础知识自然限制了学生的思路,直接投入研究只能是低层次的。我们的狭窄严僵,却换了庞实的基础。无疑,学习灵活与开拓,总比学习基础要容易。所以,两弊相权,中式教育也输不到哪儿去。就收获而言,中国整齐刻苦的训练式学习固然痛苦,但然产品的优秀率也高,西方沙里淘金式的教育,过程自然轻快宽松,收获也少。

    从人己关系上,美式教育重视尊爱自己,中国教育则强调尊爱别人。在中国古代圣贤看来,尊爱自己本为天性,毋须后天培养,越过尊爱自己,或以尊爱别人包括尊爱自己,那么层次更高,也更利于社会的安宁团结。然而,从现代心理学角度,尊爱自己实为尊爱别人的基础性前提,而且两者存在相辅相成之关系,仅仅尊爱别人并不直接等于尊爱自己,一味强调尊人,势必抑压尊己,尤其在思维能力低弱的幼童阶段。我以为,幼儿园及小学阶段重点培养尊己,中学阶段重点培养尊人,这样庶几可以避免偏废。

    有人说东西方教育犹如一对想见恨晚的恋人,彼此都惦着在自己的体系里掺和进一点对方的东西。这当然也是一种必然,也是我们不必妄自菲薄的有力支点。如20016月,美国总统布什提出一项教育改革法案,拨款240亿美元加强中小学教育的投入与管理,要求所有中小学必须举行阅读考试(近似我国的语文考试)与数学考试,学生必须考试合格方能毕业,只有学生成绩达到合格要求,学校才能得到联邦ZF的额外拨款。如果连续3年不合格,校长和教师就要走人。该项法案以绝对优势得到通过。(参见2001716日《中国青年报》或2001年7月23日《报刊文摘》)

    孙可一先生“误读”(载《社会科学报》2003年1月2日)一文认为本人对美国教育不了解,显然只是一种推测。孙先生说“该文作者并没有在欧洲上过学,一张口就对欧洲各国高教下判断,在学风上很不严肃。”本人前文(《对海外人才的理解误区》,载《社会科学报》2002年11月14日,《文摘报》2002年11月22日摘转)开宗明义清楚交待信息的来源与出处,何谓“学风不严肃”?再退一步,未到欧洲上过学,就对欧洲高教没有发言权了吗?不知孙先生这一逻辑出自何处?任何人都无权剥夺其发言权,这应该是常识。据孙先生自称“在美国十九年”,似乎亦没到欧洲上过学,那么根据孙先生的逻辑,孙先生本人似乎也没有资格评说欧洲高教。孙先生文中称“裴文混淆了美国大学的优劣和专业优劣的区别”,不知这一判认根据何在。本人反复细阅拙文,实在找不出这一“误区”,孙先生对着并不存在的“误区”发炮,不知其所谓的严肃性何在?此外,拙文并未对美国博士的质量有所贬低,原载拙文中还有“在美国,一般最讲究的还是学位,尤其是各大名校,从不乱颁学位。”恭维崇敬犹恐不及,哪里存在对美国博士的贬否之意?孙先生引经据典,为美国博士的质量大打“保卫战”,实在有点对着风车作战了。最后,孙先生将美国高校招聘生化专业教授重视“博士后”经历,作为“博士后”必然优秀于博士的证据,明显犯有以偏概全的错误。区区生化一隅的教席招聘条件,何以涵盖所有领域“博士后”?又何以说明“博士后”必然优秀于一毕业就能找到合适工作的博士?

    自然,中美教育确存导向性差异,这一差异性既是教育观念与价值追求的不同表现,也是历史沿革相积而成。中式教育总是一再强调孔融4岁让梨、司马光8岁砸缸、甘罗12岁为相,而美国人则爱说爱因斯坦几岁算术还考不及格,牛顿几岁如何如何不行,你才几岁?你一定会行的!可见,美式教育是既往不咎的鼓励式,强调从零开始,重在抓住未来;中式教育则是鞭策式,强调高标准严要求,重在抓住今天。中国教育侧重危机感,美国教育侧重宽松式。美国教育重在“只要你努力就成”,中国教育则是尖子式,要求出人头地跑在第一。

    “条条道路通罗马,中西方都能出人才”、或曰:“采中西教育之长而互补!”这么说,当然没错,也很潇洒。但如果实际操作呢?两项不同质的教育模式,从形式到内容、从方向到步骤、从观念到措施均各各相异,很难骤然兼容。如我们在强调严格与规范的同时,再呼吁宽松,岂不自相矛盾?所以,或谈到中美两种教育模式本身的优劣,优势并不全在人家西方。
信址:上海国定路777号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邮编:200433,
电子邮箱:skb@sass.org.cn,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